学院要闻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学院要闻
论教师培训供给侧改革的依据与思路(三)——供给侧拉升教师培训服务质量的途径
发布时间【2017-06-01】        发布人:学院办公室      浏览:447

 

      培训需要是培训服务的着生点与发力点,培训服务是培训需要的催生剂与实现者。在教师培训供求关系中,教师培训需求既是培训者引导培训走向的直接抓手与市场信号,又是教师培训服务供给端的直接服务对象,更是教师培训服务供给改进的行动起点。不同于一般商品,消费者需要什么,其对象异常清晰,即要么是一件具体的商品,要么是对某一商品新属性、新功能的期待; 教师培训服务需求则是教师对自身专业短板与发展潜能的觉知觉察,其所期待的教师培训服务正是能够弥补自身专业短板的培训服务,或者是能够让自己专业潜能得以彰显的培训服务。这就决定了教师培训服务供给侧改革在教师专业发展中肩负着两大使命: 其一是补短,即帮助教师补足专业短板,满足一般专业成长需要; 其二是培优,即助力教师迈向专业卓越,实现专业成功需要。要实现这两大使命,教师培训服务供给侧改革必须秉承“基于专业需要,提升专业需要,升华专业需要,满足合理需要”的理念,努力提高自身激发、引领、满足教师专业发展需要的能力,借此拉动教师培训服务质量的持续攀升。

      1.测试培训需要

      任何教师培训改革都是从激活、释放供给侧的潜能开始的,毕竟教师培训需求在培训服务供需双方中始终处于买方的地位,教师培训机构唯有从供给侧改革入手才可能找到主动掌控培训需求的行动方略。任何需要的产生都有物质的诱因,在诱因出现之前,一切需求都是潜在的、待激发的。对教师培训服务需求而言,其诱因既可能是一种具体培训服务样式,也可能是对理想教师培训形态的一种想象与展望。其实,多数情况下,教师在参训中并不完全清楚自己的真正培训需要,尤其是在新培训样式、新培训概念出现之前,教师的科学培训需要根本无从产生,一般教师心中持存的只是一些模糊的培训想象碎片,它有待于培训专家对之加以集成、加工、物化。正是因为如此,一旦教师培训服务供给侧创造出了丰富多彩的教师培训服务类型、层次与样态,教师在与之接触时就可能产生明确的培训需要指向,此时,教师的真正培训需要才可能产生并变得日益成形、清晰、准确。在这一意义上,多样化的教师培训服务就好似测试教师真正培训需要的试剂或量表,它能够引导教师去澄清、去发现自己的真实专业发展需要。

      2.创造培训需要

      表面上看,教师培训需要是原生或自生的,好似“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其实,任何教师培训需求的生成都是有原形的,其原形建构的基础正是教师经历过的某一具体教师培训形态。进言之,直接催生教师培训需求的培训活动原形是教师在观念中对既有培训形态加以修饰完善、优点拼接之后形成的“培训服务完型”。在这一意义上,当代教师培训服务的品质决定了教师对理想培训服务的想象空间或最近发展区。其实,在教师培训服务供给侧改革中,睿智的培训者能参照教师专业发展的规律与新理念,基于教师培训期待,有机融入自己的创意、想法与智慧,进而创造出一种比教师想象还要科学、有效、独特的教师培训服务形态,以此激活教师参训的新要求、新动机。在教师培训服务供给侧改革中,满足教师培训期待并非教师服务打造与创新的终点,而是创造更合理、更科学的教师培训服务形态的起点。任何不对教师培训需要进行鉴别、分析、改进、提升的教师培训服务供给都是短视性行为,任何不能调动学生更高层次培训需要的教师培训服务供给都可能是低俗的。教师培训服务供给侧改革的理念起点如下: 基于教师需要,优化教师需要,刺激更高级需要。正因如此,我们可以说,教师培训服务供给侧改革的实质是“不断地创造出自己新的需要,而且创造出需 要新的满足方式。”

       3.引领培训需要

       如上所言,仅仅关注“满足教师培训需要”的培训服务是粗陋的,甚至可能成为迁就教师专业无能、专业无知、专业无理性的短视行为。当代教师培训服务供给侧改革的最终目的是“引领教师培训需要”,借助培训需要的引控从根子上升华教师培训需求,为更高级教师培训服务打造提供强大推力。在中国教师培训史上大致出现了“三代教师培训形态”: 第一代教师培训是指建国初期到 20 世纪90 年代期间的培训阶段,其面临的根本问题是解决教师学科知识欠缺的硬伤问题,属于教师培训服务供给主导的时代; 第二代教师培训特指新世纪之交的“国培”盛行时代,即从 1999 年教育部颁布《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规定》开始,一直到 2010 年教育部、财政部联合颁布《关于实施中小学教师“国家级培训计划”的通知》之间这一培训发展阶段,其面临的根本问题是解决好教师专业发展不足问题,订单式培训成为这一时代教师培训发展的最高水平代表; 第三代教师培训系指当代刚刚启幕的教师培训服务供给侧改革的时代,其面临的根本问题是解决好高端教师培训服务的供给问题,实现供给侧创新对教师培训需要的引领。在这一新时代,教师培训服务质量提升的直接入手点不再是供给端的量增问题,而是供给端与高级教师培训需要的对接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教师培训服务的研发就不能简单地呼应、附应教师的原始培训需要,而是要通过结构化高端培训服务的创造来催生教师的专业成功、自我超越需要,及时矫正、点化他们的不合理需要,升华他们的积极专业需要,让培训需要引领成为教师培训服务质量飙升的重要抓手。例如,在当前,翻转课堂作为一种新型课堂形态在全球获得了瞩目,教师培训要通过对这一教学形态的引介来催生教师的参训需要,使之与国际化教学改革形势及时保持同步。

      4.拦截培训需要

      当然,教师培训服务供给侧的基本职能是满足教师培训需要,只不过是这种“满足”不再是“有求必应”式的,而是在满足之前首先要对这些需要进行鉴别、校正、优选与提升。当然,一般教师培训需要大都处在教师培训专家与机构的可掌控范围之列,但对于优秀教师而言,其培训要求可能会高于一般教师,尤其是在没有高端培训服务满足其培训要求时,教师培训需要随时都可能发生“外溢”现象: 要么,教师会试图从本区域外,甚至国外获得其所期待的教师培训服务; 要么,他们会考虑从网络空间中获取此类培训服务。随之,本区域教师培训机构及培训专家提供的培训服务不再成为其培训活动热衷的对象。一旦出现教师培训“外溢”的迹象或现象,教师培训服务供给侧必须及时组建有针对性培训服务,“拦截”培训需求“外溢”,尽可能使教师培训需求在本区域培训机构内得到充分满足。这就是“培训需求拦截”现象。换个角度来看,与培训需求压抑一样,培训需求外溢也是一种培训服务供给侧运转不良的信号,它为教师培训服务改革提供了又一向标,成为培训需求倒逼供给侧改进的强大推力之一。

      5.物化合理培训需要

      培训需要是教师专业发展的信号,创造教师培训服务供给,满足教师的合理发展需要,是教师培训系统的根本功能。当然,教师培训需要有“明示的需要”与“暗示的需要”之分,有成长的需要与成功的需要之分,有眼前需要与长远需要之分,有体验到的需要与潜意识中的需要之分,教师培训服务供给的任务是从教师培训需要混合体中区分出教师发展中的真正需要、内在需要、深层需要,将之上升为教师发展的“合理需要”,并借助优质培训服务要素、资源的凝练和组合来打造出物化形态的教师培训服务,以此实现对教师合理培训需要的精准满足与持续引领。所谓合理培训需要,就是促使教师成为教师,促使教师不断优秀、迈向卓越的专业发展需要,就是合乎教师成长规律、教师自身实际与道德理性原则的发展需要,如何将这些需要物化为一种有形、有效、具体的教师培训服务形态,需要教师培训机构与专家认真地去钻研、揣摩。真正有效的教师培训服务绝不可能是培训要素的简单拼合过程,它需要培训机构精准对准教师培训需求特点,并借助系列化、层次化、阶段化的教师培训服务持续供给与反复调适才可能最终满足教师的专业成长需要。一旦这一供需适配过程完成,一种为教师量身定做、富有效能的教师培训服务就可能显现,教师培训服务的暂时供需平衡态 宣告初步形成。(节选自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龙宝新教授发表于《当代教师教育》2017年第1期的文章——《论教师培训供给侧改革的依据和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