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要闻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学院要闻
论教师培训供给侧改革的依据与思路(一)—— 教师培训服务供给侧的特点
发布时间【2017-06-01】        发布人:学院办公室      浏览:423

 

        当前,随着广大教师在培训服务形成中话语权的日益增强,需求导向、学校定制型培训服务的流行,我国传统教师培训服务悄然走向“堕落”: 操作型教师培训方式盛行,理论更新型培训倍受冷遇,培训内容成了投教师所好的“菜单”。在整个教师培训“轰轰烈烈”假象的背后潜藏着平庸化、低端化的情况下,启动教师培训服务供给侧结构改革,促使教师培训事业实现由“需求侧拉动”向“供给侧推动”的转变,就成为确保我国中小学教师培训事业良性发展、持续走强的客观要求。

 相对经济学意义上的“产品供给侧”而言,我国当前教师培训服务供给侧具有自身的特殊性,即它还不是一种完全商品意义上的服务供给,市场机制只是浅层介入了教师培训服务的供给环节,整个培训服务供给方对教师需求的反应还稍显迟钝,反应的精准性、灵敏性与效能性还远远不够。进言之,现阶段我国教师培训服务供给侧具有以下五个特点。

 1.公益性

 从我国教师培训服务的供给方来看,无论是国培、省培还是校本培训,培训服务还主要由国家教育行政部门与中小学校方提供,教师在这一培训服务体系中主要属于培训服务的消费者与享用者,由此,许多教师将教师培训视为国家与校方提供的一种福利与教师任职中的一项义务,培训服务提供方———国家与培训需求方———教师之间几乎不发生权利对等的双选关系。其实,培训服务供给侧与教师发生直接关联的是教师的专业发展利益,这一关联主要是长线或长效关联,且受益面直接是教师,间接是国民教育事业,供需关系属于“长链关联”,要实现市场取酬相对较难。在这一意义上,我国教师培训服务属于公益性产品,必须由国家提供,这一服务的供给侧具有鲜明的公益性。相对而言,一般产品供需关系属于“短链关联”,产品供给方是自负盈亏、自主发展的市场主体,企业尤为重视产品供需关系的“市场信号”,甚至将之视为一个事关企业生死攸关的信息来捕捉,而在教师培训服务中,这种状况基本上是看不到的。

 2.能动性

 相对一般产品供给侧而言,教师培训服务供给侧具有较强的能动性、自主性与可控性。这是因为教师培训服务调整涉及因素较为简单,即经费、设施、培训者与培训方案等,其中最具能动性的是经费调集与调配环节,教育行政部门与学校可以轻易通过培训经费的使用方向与方式改变来迅速组建培训资源,调整教师培训服务的供给侧,国家甚至可以借助经费配置来大手笔、大范围地改变教师培训的方式、方案与重点。相对而言,一般产品供给侧调整的能动性、机动性较差。这是因为企业要想改变产品结构、转换行业需要考虑更多制约因素,如成本回收、人事调整、从业经验、风险评估、市场预测等,这就决定了企业要调整供给侧困难重重、周期较长,面临诸多来自市场的实际困难需要应对。

 3.本土性

 我国教师培训服务范式相对固定,具有较强的本土化、地域性特点,几乎不具有国际流通性与全球输出能力,甚至各层次的教师培训,如省域培训、县域培训、校本培训等也都具有特定区域的风格,其跨区域流通性能相对较弱。近年来,一批国外教师培训服务,如蒙特梭利教师培训、华德福教师培训等纷纷输入我国,而我国教师培训服务向国外输出的能力较弱,其个中原因在于: 其一,我国教师培训服务与我国国情、教育传统、民族语言高度统一,着生在我国教育文化生态之中,并形成了别具特点的“中国模式”,将之从文化情境母体中剥离出来较为困难; 其二,我国教师培训服务应我国基础教育改革要求而量身定做,具有一定的特适性与专门性,难以在国外广泛推广。教师培训服务的本土性特点决定了: 我国教师培训需求难以像留学生教育那样会“溢出”国外,教师培训服务难以走出国门,参与国际竞争,教师培训服务供给侧改革是在国内小圈子中进行的一种探索与尝试性改进。

 4.易组合

 教师培训服务供给侧具有明显的可组合性,即各种培训服务要素,如人员、资金、方案、课程、设施等之间可以灵活组合,从而创造出多样化的教师培训服务形态。在一定时空范围内,教师培训机构完全可以在充分调研基础上,立足先进培训理念来聚合优质培训资源、精英培训者、精品培训方案等,迅速打造出针对培训对象量身定做、质量过硬的培训服务,及时满足不同层次、不同阶段、不同学科教师专业发展的合理需求。正是如此,在没有资金激活的情况下,大量教师培训服务以“潜在”形态存在,各个教师培训要素散布在整个教育系统之中。相对而言,一般产品生产线的组织与调整相对困难,它不仅要考虑各个生产要素间的组合方式,需要较长一段的调整周期,还要考虑组合之后各要素间的磨合,考虑能否制造出具有市场竞争力的新产品。这一磨合、出新过程相对较为复杂,这也正是许多企业长期经营一个产品,不愿意轻易转行的原因所在。在这一意义上,优质教师培训服务的打造与培育相对容易,教师培训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面临的阻力较少。

 5.见效复杂

 教师培训服务具有长效性、后效性与隐效性,其对教师专业发展有没有影响,作用到底有多大,这是一个难以评估的事情。在教师经历一段时间培训活动后,只要教师在专业情感、专业效能、专业认识、专业实践等中的任何一方面略有改进,或者教师在参训某一培训活动之后“获得感”明显,我们就可以模糊地评定: 这种教师培训服务是有效的。但教师专业发展与教学成绩的取得能否精准归因于这一培训活动,答案必然是否定的。其实,教师专业成功是环境、机遇、参训与个人努力等多因素交互作用所致,难以简单地归功于培训。加之,教师培训服务对教师专业发展的效能常常需要一个“发酵”过程才可能显现,甚至有时需要评价者去仔细体验才可能发现,有时需要细微地观察才能够领略到,这就决定了: 教师培训服务的生效方式具有较大的复杂性、模糊性、滞后性与曲折性,教师任教班级学生的考试成绩及其变化对教师培训服务效能的显示度是有限的,这也正是当代教师培训服务产品“市值”似乎不高的根源所在。不像社会产品,其效益可以直接用企业的“利润”来显示,这一“刚性效果”是可见可查、极具说服力的。可见,教师培训服务供给侧调整的复杂性就在于: 改革者难以及时从培训服务供给调整中获得直接、直观、精准的反馈信息,这一调整的科学性、有效性更多依赖于改革者专业的直觉、常识。(节选自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龙宝新教授发表于《当代教师教育》2017年第1期的文章——《论教师培训供给侧改革的依据和思路》)